萧敬腾女粉闹自杀 曾因漫骂萧敬腾被对方告上法庭

2017-11-23 15:36:20

来源:UC头条    作者:

1.jpg

  萧敬腾女粉闹自杀住精神病院 曾被卷入泼粪案

  据报道,荫山友纪(Yuki)曾为追星闹出不少新闻,先前因“深夜煲汤”与“偷拍重机”被萧敬腾斥责,还为此卷入泼粪案,被外界形容是老萧的疯狂粉丝,掀起不少风波。不料,她的父亲于22日,在报纸刊登声明、心碎透露,女儿因为被冠上“狂粉”骂名,因而罹患了忧郁症,10天前还曾企图自杀,目前住进台北某间精神病院休养中。

  萧敬腾因Yuki在网络上漫骂他“台湾败类”、“贱人”等,诋毁萧及经纪人林有慧(Summer)的言论,控对方妨碍名誉。一审判Yuki须赔偿萧100万(约人民币22万)、林50万(约人民币11万),并刊登道歉启事在4大报,双方再上诉。高等法院于7月11日判决荫山友纪赔偿萧、林2人共台币80万元(约人民币18万),并且需登报道歉。

  11月22日,Yuki依照判决内容,在报纸头版刊登道歉启事;而她的父亲荫山次郎,在同天也用买广告的方式,在同个版面发出千字声明,以“一个疯狂粉丝的父亲”为题,阐述女儿5年来与萧敬腾之间的纠葛。他透露,女儿2007年来台治疗自律神经失调症,并开始在台湾生活,并从2012年起,开始赞助萧敬腾的演唱会。

  “友纪前后赞助了一千多万台币,但并未有奢求任何回报,只把这些赞助当作是在支持好音乐,同时把赞助回赠的门票送给慈善机构和一些经济不宽裕的年轻人。”至于先前发生的“送汤事件”,荫山次郎则表示,由于女儿在香港出生,有着地域文化差异,加上误以为与萧敬腾是好友关系,才会想借着送汤,慰问当时受伤的老萧。

  不料,Yuki却在一夜之间,变成“骚扰萧敬腾半年的疯狂粉丝”。她的父亲透露,女儿为此饱受酸民谩骂,原先有好转的自律神经失调症,因此演变成更严重的忧郁症,“同年11月,友纪更是莫须有地被怀疑为萧敬腾‘泼粪案’的主谋,让我女儿承受了无法想像的精神压力和名誉损害。其后,2014年的“面包虫”也被怀疑是主谋。”他认为,这些毫无证据的指控,都是让女儿忧郁症变得更严重的因素。

  如今Yuki试图自杀、住进精神病院,作为父亲的荫山次郎,看见女儿毫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,内心相当悲痛,却也只能心疼隐忍着,“希望陪她一起面对,一起熬过这最艰难的日子。”他透露,这段时间以来,虽然女儿心力交瘁,一直没有得到所期望的审判结果,为此深感失望至极,“但她还是会尊重台湾法律,奉公守法,接受台湾高等法院的判决。”

  据报道,得知Yuki曾意图自杀一事,萧敬腾经纪人Summer表示:“这几年坚持打这官司,要的是一个公道,我不能任凭一个你说你自己生病,你就可以按电铃、诬赖我们。”她希望对方保重身体、展开新人生,认为此事已经告一个段落,无论双方是否满意判决内容,“它(判决)已经是个答案了,我们都必须往前走。”

  Yuki的父亲荫山次郎22日以“一个疯狂粉丝的父亲”为题,刊登1047字的声明护女儿,全文如下:

  声明:一个疯狂粉丝的父亲

  我是荫山次郎,也是前些时候被萧敬腾及林有慧指为是骚扰他们半年的疯狂粉丝 ─ 荫山友纪的父亲。

  我的女儿于2007年来台湾治疗自律神经失调症后,开始在台湾生活也同时努力的面对新生活;在2012年,她开始赞助萧敬腾的演唱会。一连串赞助了大陆4场、新加坡、伦敦、香港及2013年3月台北的最终场,更透过萧敬腾的经纪公司喜鹊娱乐赞助了现金800万台币。友纪前后赞助了一千多万台币,但并未有奢求任何回报,只把这些赞助当作是在支持好音乐,同时把赞助回赠的门票送给慈善机构和一些经济不宽裕的年轻人。

  2013年4月,友纪因工作需要,决定在台北置业。对台北不熟悉的她会购买现居所完全是因为房价、风水合适也因当时有朋友居住此社区以便照顾,她仅仅只想在台北有一个家。同期间,友纪开始创立自己的娱乐制作公司,但由于林有慧的强势姿态,友纪为了维持当时友好的关系,只能拒绝参与其他歌手的演唱会投资计划。

  同年6月,萧敬腾提名金曲奖“最佳男歌手”,我女儿为了让更多粉丝到现场加油,透过经纪人林有慧,又赞助了现金50万台币;其后经纪人提出希望友纪可以为萧敬腾的写真书赞助台币100万。

  而后同年7月发生的“送汤事件”也只是因为香港出生的女儿有着地域文化差异,以及误以为彼此是朋友关系,想送给当时受伤的萧敬腾一锅简单的慰问汤。

  就这一锅简单的慰问汤,让友纪在一夜之间,在真相被扭曲的情况下,友纪就这样变成了一个“骚扰萧敬腾半年的疯狂粉丝”,也把友纪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,饱受了网民、粉丝、路人的网络欺凌。那段期间,友纪原本已经好转的自律神经失调症变成了更严重的忧郁症。

  同年11月,友纪更是莫须有地被怀疑为萧敬腾“泼粪案”的主谋,让我女儿承受了无法想像的精神压力和名誉损害。其后,2014年的“面包虫”也被怀疑是主谋。这些毫无证据的指证和网民及路人的舆论令友纪的忧郁症变得严重,一直生活在负面情绪中。

  这4年来,友纪更要逼着自己面对被萧敬腾及林有慧的提告的名誉损害诉讼,使忧郁症更加严重。10天前,病情严重的友纪企图自杀,幸好及时发现,现在还在台北一家精神病院休养。

  作为友纪的父亲,看到自己的女儿毫无生气的躺在病床上,我的内心是多么的悲痛但只能心疼隐忍着,并希望陪她一起面对,一起熬过这最艰难的日子。这段日子里,虽然友纪心力交瘁,一直没有得到她所期望的审判结果,为此她深感失望至极。但她还是会尊重台湾法律,奉公守法,接受台湾高等法院的判决。

  我只是从父亲的角度诉说事情的真相,希望更多人了解,感恩每一个愿意理解、尊重友纪的朋友,也希望世间会有更多温暖。

分享到:
发表评论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   
  • 最新评论
时代亚洲,在,就是时代
code